邂迦

有事钟无艳 无事夏迎春

二三事

千欤:

就是甜


无可上升X3


BGM


----------------------------------


 


房间里只有一缕微弱的明亮,时不时跳跃着,印在墙上的影子也跟着变化,有点点的热气萦绕着烛火飘过来,你笑着看着他鼓着嘴喝粥的样子。

他先是安静的垂眉喝粥,房间里漫无边际的黑暗静静的游走在身旁,烛火里他的眉眼被染的更加温柔。额前有一缕调皮的头发总是在离眼睛不远处,一低头就拂过眼睛,少年似乎被它扰的有点烦,你笑笑想去把它理好,他突然用勺子盛起满满一勺粥举到你面前,憋着嘴看着你有些委屈的说:“淡了。”

你有些诧异,这粥是你看着熬的也尝过怎么会淡呢,你凑过去尝了一口,搭搭嘴后皱着眉头说:“不啊,这不正好嘛。”

他突然往前一靠凑近你耳边轻笑着说一句:“我口味重啊,不然怎么看上你了?”

那一瞬间好像那些粥的清香萦萦的泉水般涌入你的全身,耳边停着他刚刚洗完澡后松软的头发,好痒啊,但是不想推开只想靠的更近些。

你听着客厅里时钟滴滴答答走的声音,忽然觉得,这一场停电,竟像是一件好事。


你还记得那个夏末秋凉的晚上。

踩着夏天的尾巴,他高考结束后的暑假也实在是无聊。王源忙着闭关准备高考,你大学没什么事,公司近期也没什么工作安排,他拉着你出去夜跑的时候,跑着跑着忽然加快速度跑到你面前转过身来对你笑着说:“小凯,跟我一起去我外婆家呗,我带你砍竹子钓鱼。”

你笑着跟着他跑,刚好路过一家商店,正好放着你喜欢了好多年的偶像的歌,“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下子挤到了你的耳朵里,你渐渐地放慢了自己的步伐,低头想着一些事,再抬头时发现他就停在面前几步远处等你,你背后霓虹灯的光都投射在他的双眸里,亮晶晶的像一片星海。

你心里一动,微微笑着点点头。

倒是给自己惹了一堆麻烦事。

他的外婆是很和蔼的人,总是笑着讲着一口你听不太懂的方言。刚到的时候你还有点害羞,他断断是看懂了你的心思的,跟你闹着玩,要进门时反而走到你身后,眼睛笑的弯弯的闪着点狡黠的光,嘴边两个梨涡突兀的撞了你满眼,你一下子就有些呆愣住了,这一下迟疑,就被他讨了巧,在你背后一推,你一下子就跳到了他外婆的眼前。

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无可奈何,略略偏头眼角余光去看他,想要说他几句,又溺在他温润的目光里。唉,你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自以为已经没有太多事可以很大幅度的改变你的情绪,但事关于他,总是例外。

你就那样局促的停在原地,眼睛四处瞟,手挠挠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着眼前笑的皱纹里都是故事的老人,乖乖的喊了句外婆好。

老人笑着过来拉你的手,她靠近的时候身上带着股老一辈们惯用的香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像桂花,像醇厚的酒,像三月雨后的青草味。你也一瞬间明白他身上那股子醇远的气质,怕是从小时候就留下了这种绵柔的味道。

本来那点害羞一下子就消失了,老人又偏头喊了声烊烊,左手拉着你,右手拉着他往里屋走。你听她絮絮叨叨的说着早就准备了他爱吃的饭,这次回来一定要多住一会。他一直带笑点头,午后悠长的阳光里乖巧的不像话。

到了里厅看到了他外公,头发是斑白了,但精神很好,正坐在桌前捣鼓着一根鱼竿。看到你们进来,抬头笑着抬手打了声招呼,开口道:“小凯来了?外公把鱼竿给你们准备好,明天去钓鱼啊,钓大鱼回来给你外婆烧!”

你一下子被老人身上透露出来的精神气感染,很庄重的点点头,倒像是做了个很严肃的决定。他从右手边跳到你面前,歪头笑着看着你说:“小凯你那么严肃干嘛!我外公外婆超好的!”

你有些迟钝的回了句有吗,他很肯定的点点头然后还微微动动嘴唇像是在说是的。你有些不好意思,装作不在意的往边上看去,他偏偏靠过来弯下腰凑到你眼下要看你的表情,你偏头他就围着你转,跟着你的眼睛走,一直看的你作势要发火才笑开。你看着你们两个的影子就绕在一起,重重叠叠的。


他拉着你说带你出去转转,晚饭前回来。

乡下是连绵起伏的树影和各家各户养的家禽的叫声,远近的从路边的小石子一点一点的铺垫开来。他走在你前面,穿着牛仔外套,你忽然想呀,以后的时间里,要漂洋过海看极光,要七老八十写情书,要露天阳台吃烧烤,要做很多很小的事呀,就像这个平凡又闷热的乡下午后,绵长到永远走不完这条黄色的泥土地。

正发呆,右边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偏头就看到他笑着看着你,带着点嗔怪的眼神问你是不是被热傻了怎么走的这么慢。


你也不多说就着他的话笑着点头,他了然般的对你说就知道你热,眨眨眼睛说带你去吃冰棍。他拉着你跑说带你走近路,田埂上的路又陡又窄,刚好容的下你们两。少年跑的飞快,你不由得想到几年前你们参加的一档综艺节目,他被整个节目组称为易阵风,跑的摄像师傅根本跟不上他。两旁是带着点清香的土地,前面不远处有一块西瓜地,西瓜藤盘盘绕绕连在一起,时不时蹦出来一个小蚱蜢,转瞬又消失不见。其实这么多年,你们也多像跑在这样一条狭窄的泥泞路上,可是都从来没有想过放开彼此的手,你要站稳了呀,不然会容易栽进泥巴里的,其实真的站不稳也没关系,跑累了你也可以停下来,我拉着你呢。

到了小店的时候带了满身的暑气,衣服都汗湿透了,黏在身上不舒服。他跑去老板那里买冰棍,你就想坐在乡下特有的那种门口的土墩子上等他,结果刚坐下去就被烫的站了起来,正好他买好过来看到了,站在店门口就笑你,你也不恼,只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少年小跑着过来,把冰棍塞给你然后摊摊手,你有些奇怪怎么只有一个,他略有些忿忿的说,只剩一个了,然后眨巴着眼睛对你说,留给你吧。

你当然是不信的,故意当着他的面拆开包装袋,包装打开的时候袭了满脸的清凉,你看他微微的咽咽口水,笑着说一起吃吧。他一下子眼睛亮起来,偏头就咬上你拿在手上的冰棍,咬的时候眼睛笑的弯弯的,眼睫毛像一把浓密的小扇子扇过来,心里的闷热解了大半。

所以夏天真的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呀。

晚上吃完饭后他拉着你爬到了房顶上,神秘兮兮的说这里晚上可以看到很大的星星,屁股底下坐的房顶的瓦片有些硌人,他倒是不拘着直接在你身边躺下来,腿还搭着二郎腿,就差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就是村霸的样子了。

你还在想着呢,转头就看到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根草叼在嘴巴里,你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他倒是不介意,大大咧咧的看着你。大概是躺着实在是不太舒服,用脚踢踢你,你看着他抬头看着你嘟着嘴就知道他的小心思。以前你老是喜欢一有时间就靠在他身上,拍戏间隙,录歌休息,还霸道的不让他起来,他一起来你就挠他痒,硬是压着他给你垫着。现在倒好,长大了倒都反过来了。

真是天道轮回啊,你心里感叹道,但还是示意他靠过来。他倒是不耽误直接就把头枕到了你腿上,还摇了摇脑袋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好让自己躺的舒服。

晚上的风带着股甜腻的味道,细细闻着是掺着离家不远的荷花池里一些淤泥的清香和屋内切好的西瓜香。也许还有点别的,你努力的翕动鼻息,是什么?你低头去看,少年闭着眼睛哼着歌,头发散乱开,有几缕堪堪的停在你指尖,他微微一侧身就从指尖传来酥麻的针刺感。

你听到楼下堂屋里外婆喊着烊烊是不是你偷偷放走了家里养的鸡,忍不住就笑了,下午的时候他突然玩心起来拉开外公扎的养鸡的网就把鸡给放出去了。

你看着他隐隐有些跑出来的梨涡,忽然生了心思。你俯下身凑到他眼前说:“我问你答呗,你就说是还是不是。”

被喊的人懒懒的睁开眼,你背后是无尽的苍穹和带着光的星海,他笑着点点头。

“你是喜欢抄手吗?”

“是。”

“你是还喜欢轻松熊吗?”

他有些不耐烦的答了句当然是。你有些狡黠的笑了,听到外婆从里屋走出来的脚步声,你歪着头郑重的说:“你是喜欢王俊凯吗?”

他有些愣在那里,停顿着不回答。

外婆正好走到屋檐下,冲着屋顶喊:“烊烊,是不是你放走家里养的鸡的?”

你笑着离他更近,眨着眼睛问:“快回答外婆呀,千玺,是不是?”

他有些忿忿的坐起来偏过头不做声,奶奶还在屋下问,你凑过去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靠着他耳边说:“千玺,外婆等着呢,是不是?”

他捂住耳朵边往下跑边大声说:“是!”

你笑着往后一靠往天上看,真是沉默又静谧的夜色。他跑回屋里后隐隐传来一句话到你耳朵里,你听完后笑意更浓了。

“王俊凯,你犯规。”

你继续他刚才没哼完的歌,好像知道空气里还有些什么了。

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喜欢呀。

易烊千玺,你藏不住啦,那我就抓住你喽。


外婆家地方不大,你和他睡一个屋。你从屋顶上下去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背对着你不说话。你轻轻笑了一下,关上房里的灯,转身应着外婆的话去洗澡。

等你再回来,他应该是已经睡熟了,你放轻了脚步,走过去躺到他身边,你想了想后转过去看着他。

他习惯侧着睡,怀里面一定要抱个娃娃不然就睡得不安稳,刘海有些长了,安静的垂下来。你抬手去拨开他的头发,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真的好久违了这种感觉。

太久太久没看到你在我身边睡着了。

大概是从自己高三闭关准备高考的时候吧,那里似乎是一个节点,从那个时候起,你和他的时间总是错开,很少有时间像这样,在一个尽是虫鸣的夜晚他在你身边安静的睡去,浅浅的呼吸灌入了你的灵魂。

他高三在北京备考,你也在北京。好多时候拿起手机想发条消息问他怎么样,想想又放下了,踌躇良久后竟是拿件外套直接去看他。

打开门的那瞬间他眼睛里都是惊讶,你却沉默的停在门口不进去。他瘦了,好像又高了点。其实你也知道自己很奇怪,你自己也经历过,知道高考辛苦,可是看着他累的样子你心口就憋着股气,你也是清楚的知道他根本是不需要你的心疼,因为他本身就是极坚强知道自己梦想的人。可仿佛就是一个圈绕着你走不出去,心里酸涩又因为他一句打趣话全变成甜。那个时候你也轻轻叹口气,真的是着魔了王俊凯。


 


他在北京贪恋着重庆公司楼下那碗抄手的味,抱怨着北京吃不到。你听了没有多说什么,晚上回去后打电话问妈妈抄手怎么做,你妈妈还很诧异,但是还是详细的告诉你怎么做。你就跟着妈妈的指导一点一点的学。最开始的味道很难吃,但毕竟是自己做的你还是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自己把那些不成样子的抄手都吃了。



等到最后你带给他自己经过好多次失败尝试的抄手后,他吃了一口眼睛就莹莹的亮着光,边点头边冲你比大拇指。自己吃的不停还问你要不要来一口,你微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打了个寒战,吃了一星期自己做的抄手了,你都快觉得自己就是抄手了。

许是他吃你做的东西表情太可爱的缘故,他在北京备考的几个月倒是让你练就了一身好厨艺,想来也是有意思。

你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看着他乖乖的睡着的样子,鼻尖上还冒出点细密的汗珠。

你凑近了点,勾勾他的鼻子说:“刚才也不是逗你呀。”

说完后你转过了身,墙上古老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桌子上放着些很古旧的画报,门口的鞋柜里放着双你的鞋子和他的鞋子,摆的整整齐齐的。

你微微笑了一下,慢慢睡过去。

你并不知道的,身后一双眼睛慢慢张开看着你睡得有些微翘的头发,你怎么不回头看看呢?那双眼睛里的光比星光都要亮呢。

正睡着你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挠你的腰,你有些诧异,偏头看过去发现是他委屈的看着你说他饿了。你撑起一边手臂好笑的看着他,他眼里的真诚都快溢出来了,最后还是你投降了,起身穿好拖鞋去厨房给他下面吃。

最后面下好了你打着哈欠端过来看着他吃,他倒不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只吃了一口后就抬着眼睛看着你说:“王俊凯,很好吃。”

你自信的笑笑,那当然了,你可是训练过的。你拍拍他的头发,说好吃就快点吃,碗你不负责洗,他来洗。

他忽然放下筷子看着你说:“让我吃一辈子吧。”

你看着他,他也看着你似乎在问你好不好呀?

好不好呀王俊凯?

当然好。

以后就一起看电影吃爆米花,喝啤酒吃炸鸡,剪刀石头布输了的人洗碗,一起设计衣服一起写歌一起编舞,一起养一只大狗和一只小猫。

你看着他,笑着伸出小拇指。

拉钩吧。

他也笑,笑的梨涡一直晃,最后稳稳的勾住你的手指。

我们拉钩了哦。


第二天早上你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出门了,问了一下才知道是要去村口帮外婆买酱油,你急急的拦住他说等会你和他一起。

等你洗漱好后他已经等在院子里靠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这种车没有后座,只有车前一根杠。你坏笑着说:“你坐前面,我带你啊。”

他立刻跳起来表示拒绝,你靠过去比比身高,他已经到一米八了,可还是矮你一点。他有些憋屈最后还是别别扭扭的点点头。

车骑起来的时候,风一下子就像大了起来,在头发缝里跑来跑去,他就坐在你前面,头发被吹的往你嘴巴里钻。他似乎还有些生气坐在杠子上,时不时动来动去,吓的你拼命把好方向担心把人摔了。

风里绵软的青草香和他头发的香味一下子占据了你的全部视野,定格成那个夏天最深刻的记忆。

他在你耳边唱歌:

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遇到


我比谁都更明白你的重要


这么久了我就决定了


决定了你的手我握了不会放掉


…………

你就跟着歌的节奏哼着调,车子歪歪扭扭的在路上走,影子还是绕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又绵长又悠扬的少年时光啊。


 


你也很喜欢他卸妆后的样子。


把所有本不应该留存的东西去掉后,完完全全一身少年气。是慵懒的,又是机灵,你看他有时候背着你偷偷笑,笑的梨涡跑出来晃人眼睛,有时候又突然犯懒,窝到一边安静睡去不作声。头发毛茸茸的,搭在鬓角,梦里有什么呢?你也不知道,就只觉得,少年像个刚出炉的松软面包,又像迷路的小熊。小熊小熊你迷路啦,到我心里坐坐吧?这里有榛子巧克力,还有蜂蜜哦。


 


有一年他过生日的时候,王源送了他一个小熊服,终于摆脱了年年过生日发红包的命运。他很喜欢,抱着那个很傻的熊头就嚷嚷着要穿,你还没来得及嘲笑他,就看到他又翻出了个螃蟹的玩偶服扔给你,说是王源也送了这个说是买熊附赠的就给王俊凯吧。


你拿着那个很丑的螃蟹服,默默的放在了一旁,刚准备溜走就被他抓住要你换上,你十分无奈的又把它重新拿起来,思考着这会让你的颜值掉多少。


最后还是换上了。


一个螃蟹看着一只很蠢萌的熊。


好像彼此都没有资格互相嘲笑。


你看着他肥嘟嘟的熊掌忽然想到什么,拉着他玩石头剪刀布,他也没反应过来,因为吃饭后石头剪刀布输了的洗碗是你们的一个小规定。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蟹钳和熊掌的结果了。


他不服气,摘下头套冲你瞪眼,你看着他头发一团乱人还不服气的样子,心底柔软的不得了,凑过去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他先是愣住,然后有些不好意思,手忙脚乱的戴上头套反而戴反了,熊头转到了身后,你走过去帮他转回来,心里好笑但还是温柔的理好了他的头发。


其实要是喜欢的话,每一件最平常的二三事都像裹了蜜饯的草莓,你一个我一个,从来不会腻。

TBC


就写一些甜甜的事,本来想END,写到后来自己又舍不得打END了,就这么甜下去吧~


会定期更这个,嘿嘿,想看大家的评论


笔芯



评论

热度(202)

  1. 그리고...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
  2. 邂迦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